三榜|艺术榜 艺术影像榜 > 水墨心语 张立奎
水墨心语 张立奎
作者:张晓琦 来源:三榜网 时间:2008-11-28 15:15:33
  

中泰华艺董事长任晓琳在观摩著名军旅画家张立奎的作品《我们都是汶川人》

      三榜网(记者张晓琦)  张立奎,1963.1—)。笔名张弛,山东临沂人,擅长中国画。1993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总参专业创作员,军搏画院特约画家,2000年参加总政全军美术高研究班,2002年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访问学者兼攻硕士研究生课程。被评为第四届全国山水画200家,百年开端全国画院百佳画家,出版有《张立奎国画精品集》、《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第一工作室研究生作品集》等。作品先后刊登于《美术》、《中国美术》、《东方艺术》、《十方艺术》、《中国画市场与投资》、《美术观察》、《中国画家》、《美术报》、《中国书画报》、《国画艺术报》、《沂蒙晚报》、《济南日报》、《书画产业报》、《兰州晚报》等。
  作品入编多部大型画册,许多作品应邀拍卖并被国内外美术机构和友人收藏。97年应邀在云峰画苑举办五人联展,2000年10月份与刘大为老师等在临沂举办师生五人联展,2001年元月在北京古玩城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2002年广东肇庆举办个人画展,2003年甘肃天水个人画展及北京民族文化宫、青岛国际艺术博览会中央美院第一工作室研究生班水墨过程展。作品曾入选文化部,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首届中国画展,第三、五届工笔画展,第二届全国花鸟画展,西部绘画全国名家提名展,首届全国中国人物画美展。荣获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建国50周年暨迎澳门回归全国美展铜奖,跨世纪暨建国五十周年全国山水画优秀奖,99年澳门回归中国画作品大展优秀奖,2000年全国中国画展优秀奖,中国黄河魂艺术大展三等奖,炎帝杯国际书画大展金像奖。参加2003年中国画学术年展和全国中国画提名展,中华文人书画优秀小品展银奖,“静思园杯”中国书画家作品大奖赛一等奖,“黎昌杯”首届全国青年国画学术年展金奖。

      让艺术回归自身

   能否让艺术更纯粹,使艺术更能表现生命的本质,更加精准地把握到人类精神世界的真谛,始终是当代艺术家面对的重大课题。只有从本质上去理解并认识艺术,艺术才能更好、更有力、更充分地表现人和他的世界,表现现实生活的丰富多彩,使艺术在精神层面上给人以美感和愉悦,给人以鼓舞和激励。
  青年画家张立奎,在历尽艺术之旅的坎坷转折之后,冷静的审视了自己的现实状态,实现了“焦虑”中的“突围”,作为一种审美取向和艺术抉择,他毅然走向一条纯粹的艺术之路。
  作为一名军旅画家,张立奎有着较强的艺术使命感和责任感,缘于此,写实绘画手法与表现手法在他来说也是驾轻就熟的;尽管如此,一种不满足,一种对已有成功的挑战,一种对于更新、更高境界的渴望,促使他的艺术产生了重大的转变。
  这就是让艺术更纯粹一些,让艺术更本质一些,以使自己的艺术更贴近人的生命存在,以及由此演绎出的生活现实的丰富性和多样性,张立奎在历经艰辛的摸索之后,终于确立了明确的艺术理念——让艺术回归到艺术本身。
  特定的环境和特定的条件,使张立奎大致经历了这样三个绘画阶段——自学、现实主义绘画教育和表现性的写意绘画实践。这三个阶段都使张立奎获益匪浅,也因此成为他个性化风格、手法、观念与目标的内在动因,成为完全不同于别人的、而极易辨识的鲜明的艺术特征。而且,它们之间不可割裂的联系与因果链式的结构,都以内在形式支撑着画家的观念形态、审美选择和绘画风格,并成为他极为充实的精神资源与艺术资源。
   张立奎完成了在中央美术学院学习、研究之后的作品,已经实现了从表象向本质的转变,作品中凸显了强烈的写意精神和直率的笔墨表现性;其中,笔墨的表现形态、运用方式与独立精神都在作品中获得了伸张,进而焕发了笔、墨自身的美感和魅力;并且在近于夸张、变形与动态之中,获得了现代精神表现和现代感的形式语言的转换。
   著名画家刘大为先生对于张立奎的绘画作品和艺术主张均给与了高度评价,“他的画有丰厚的中国文化底蕴,透过每幅作品的表面,使人都能感受到一种精神,一种思想,一种传统的存在。立奎非常关注中国绘画艺术的民族性,在学院与民间艺术之中若即若离,悠闲自得,从他作画的背景里能清楚地分解出壁画、年画、泥塑、剪纸、皮影和民间装饰等艺术形式,并始终关注西方艺术中的精辟思想、力避简单的模仿和拿来。他从未忘记中国画姓“中”,而且他在继承中国优秀传统的同时注重探索。他有较扎实的书法功底,深谙线条的个中三味,紧紧地守住中国绘画的艺术根基和灵魂,上升到以写意的位置,在对线的认识和运用上有独到之处,曾提出“写意工笔”,既摆脱了工笔画的呆、板、僵、刻,又避免了写意画的“得意忘形”之弊端,这是很有益的见解和实践。在作品的个性中使人窥览到他的画既随意又精密,既疏远又亲近,似曾相识而又无法确认,像是叙述一个梦里的世界。”

     贵在传神

  解读作品,不难发现,张立奎最大的突破在于从对象的真实性中解放了出来,把对“形”的塑造转变为对“神”的表现,使一幅幅作品神韵俱足;重要的是,画家不受“形”的真实性局限,而直追内在神韵,使对象经过内心的过滤而意象化,在“似与不似之间”完成对本质的表现;这种本质,使画面的对象走出了逻辑性禁锢,在一种自由状态中进行概括,而且打散了“形”的严谨性,使笔、墨在无拘束中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呈现为激情之中的奔放、率意,笔、墨的实写与虚写相结合,在开聚散中,在收放自如中,颠覆了传统文人画的造型规律与笔墨方式,使之体现出一种否定与超越之后所建立的全新价值观念和审美判断标准,并诉诸笔墨表现。
  无疑,对张立奎而言,此举意义是重大的,也就是说,张立奎的艺术观完成了从传统向现代的转换,他的关注点从艺术外在因素转向了艺术内在的结构,从“叙述性”描绘转向对精神意念的表现;“写意”,真正融入了他的作品,并且无处不在的影响着他作品的结构、造型、形式、语言与意蕴的传达。
  对“写实”绘画语言的“颠覆”,必然带来“将错就错”的艺术效果,而“将错就错”的方法,直接影响到笔墨形态的美感;就此而言,张立奎的笔墨形态基本上是以极端的直率方式去体现了一种躁动、失衡与瞬间的感觉的,与稳定、和谐的完美形成鲜明对比。依然是以笔立骨,依然是骨法用笔,依然是笔中有墨、墨中有笔,依然是干湿浓淡与意到笔不到,一切都因“颠覆”的作用,进入到本质的层面,笔墨亦因“将错就错”而呈现出本体的多变与丰富的特点,以独特的形态与意象表现共同产生一种令人耳目一新的纯粹感。
  对此,著名美术评论家傅京生认为,“张立奎的画代表了当代美术家共同的学术价值取向,他是二十世纪新传统中三个绘画脉络的典型个案代表。从他的近期作品中透射出其作品的写实因素、语言样式和表现形式能自觉地回归到中国文化的学术前沿,这是难得的。二十世纪的新传统是美术界共同的课题,它也是美术界的学术焦点,有胆有识的人才能涉足于此。一个军旅画家游弋于此中,不能不让我们无比兴奋,相信他会有辉煌的人生。”
  上述种种,都十分生动的体现在张立奎的《西部放歌》、《乡下人》系列、《水墨人物》,及《老顽童》系列、《醉仙图》、《得渔图》等作品中,笔墨方式与形态的变化和建立,是以人的本质为维度的,进而以动态的书写,“荒诞”的感觉直面“当”下,使被传统笔墨程式“遮蔽”的精神本质得以与远离艺术本质的“叙述性”再现实现了告别,性而下的重荷被剥离,直接呈现一种人的精神本质和笔墨现代意义的本质性,并因此体现为一种“当代”性的超越和转换。
  应该说,张立奎的审美放逐与形式自由,是对非艺术的拒绝,是一种回到艺术本身的自觉;在这种重新认识中,他的艺术得到重要提升。
  在一个思考的时代,张立奎的探索与实践,表明的是,艺术家应该走在时代的前面,不应是笔墨跟着现象奔跑,而是让对象笔墨化并突出起表现性,使立体流动的世界平面化,让意象在平面、抽象的空间中,归于笔墨结构,归于空间,一切都在空间中得到确认和解决,这个空间是在想象的自由中构筑的。
  张立奎的水墨人物画,愈来愈强调“自我感受”和“自我体验”,它占据了创作观念与意识的中心,而直率的书写、本质性的处理、意象的捕捉与切入内心的感觉等,所产生的“荒诞”感,都成为他作品灵感的根源。换言之,张立奎的作品强调的不是现实生活的真实,而是水墨画艺术本身的真实,他从绘画回归绘画本身的角度,重新思考绘画与现实关系这一艺术命题。
  张立奎的水墨作品,也因为插上灵性的翅膀而显出一种纯粹性。
 

 

第五十届格莱美音
任晓琳出席纪念改
第二届亚洲电影大
2007十大中文金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