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榜|艺术榜 艺术影像榜 > 雄奇高远 杨彦
雄奇高远 杨彦
作者:张晓琦 来源:三榜网 时间:2008-6-9 9:33:22

中泰华艺董事长任晓琳与著名画家杨彦

三榜网(记者张晓琦)优秀的艺术作品总充满蓬勃的生命感,又有种超脱于画面形象的精神感召力量,令人为之遐想,让人们在无言中体味宇宙,人生真谛,感受一种与古人“披图幽对、坐究四荒”精神相接契的宽阔襟怀。

               采众家之长,贯通古今
   杨彦有颗善于玄想冥悟的心灵和无止息的创作才华和那迅如闪电的思维、童稚如游戏般的奇想,永不安宁的“探险”欲,赋予它的艺术感觉以天真无忌的趣味和突然袭来的灵气。观杨彦的画,一如其人。十载极繁与极简、极放与极工之间试探,在极古与今之间游荡,在诗意和哲理之间徘徊,在纯情和纯智之间较量,他还在现实和幻想之间求取平衡,在绝稚和绝俗两端寻找合一,在东方和西方,在传统和未来之间聆听对话。
采访杨彦那天,北京艳阳高照,我们一行来到杨彦的笔墨道场。
   初见杨彦,为他的外表所惊诧,童颜蓄须,精神饱满,身穿一件简单的开襟大褂,骨子里透出的豪放与不羁让人对这位画家产生无限的好奇。观看杨彦的画品,再次被震撼,山峦壮丽、江河锦绣,更有缕缕墨香,沁人心脾……
   与杨彦对话,聆听他对水墨画独到的理解。“崇高与幽远”是杨彦对水墨画最高境界的追求,“崇高就是指雄、险、峻,幽远则指清新、幽静、深远。”杨彦如是说。
   杨彦有深厚的传统功力。他自幼学画,开始虽属胡乱涂抹,但熟悉了进入传统的途径,十九岁,他拜南京博物院一位深谙传统书法的教授学习书法,兼习文学。学中国画,从书法这条路进入传统,是一个捷径。用“平、留、圆、重、变”在书法中练习,然后用之于画,就更地道。杨彦的笔墨一开始路子就正。尔后,他又跟华拓、亚明学山水画,两位老师对他进行严格训练。唐、五代、宋、元、明清,各家各派的山水画,凡能见到的,他都一一临摹,连《清明上河图》、《八十七神仙卷》那样长卷,他都一丝不苟地临下来。这时候,他用笔已得心应手,传统的底蕴已掌在手中。于是,他又以绘画的功底再学书法,书法又进一境地,然后他以新的书法功底摹北宋郭熙、王冼的山水,李公麟的《五马图》;元人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赵子昂、吴镇、王蒙、倪瓒的山水、明代四大家和董其昌、陈洪绶的画,清代弘仁、程邃、戴本孝、石涛、八大山人、石溪、四王等人的作品,无一不反复临摹所以他作画路子十分广,各家各派的方法,他都可随手拈来,再后来他又临摹。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陆俨少,还到北京拜李可染为师,在“师牛堂”受到亲炙一般的画家差不多都在一家一派的门户中讨生活,近亲繁殖,每况愈下。而杨彦则综采百家,转益多师,集众所善所以,对历代传统知之甚深。在中国传统的土壤中,他根基颇深。
   画如其人,观杨彦的画,在古典与现代中徘徊,在东方与西方间游走,在理智与感性间徜徉……
   这正好印证了杨彦的理论:艺术没有古今,只有优劣。“历史是一个一个的链环串联起来的,没有纯粹的现代与古代之分。作画的时候,要找到一把万能钥匙,可以穿透国家、民族、派别……
   古今中外,吸收各种营养。”杨彦坚持只有海纳百川,绘画的思路才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深沉雄大,别具特色
   杨彦自幼攻读诗文经史,学习书法、绘画、篆刻。擅长山水,从明人入手,直追北宋,而以元人为归,对徐悲鸿、齐白石、黄宾虹、李可染等用功颇深。他师古不泯古,更重视师法造化,遍游大江南北的名山大川,一生旅行纪游画稿以万计。其画笔墨浓郁浑厚,意境郁勃澹宕,形成浑厚华滋的独特风貌。其技法,行力於李流芳,程邃,以及弘仁等,但也兼法宋、元各家。所作重视章法上的虚实、繁简、疏密的统一;用笔如作篆籀,洗练凝重,遒劲有力,在行笔谨严处,有纵横奇峭之趣。兴会淋漓、浑厚华滋;喜以积墨、泼墨、破墨、宿墨互用,使山川层层深厚,气势磅礴。所谓“黑、密、厚、重”的画风,正是他显著的特色。
   杨彦的作品以长卷见长,《故乡情》、《大宁河览胜图卷》、《长白山长卷》皆为难得一见长卷佳作,深得名家大师赞赏,如李可染大师看到三十米长的《大宁河览胜图卷》之初,即为画题写首:“大宁河览胜图卷”,并书:“杨彦艺友作画,可染题”,足见可染大师对其赏识与奖掖之情。启功先生亦赋诗赞许:“千里江山一卷收,丹黄木叶晓云稠,林泉橐笔功无尺,朝放空间百尺楼”。李燕先生题诗赞曰:“金陵何必只八家,八家之外则有家,造化之中蕴真谛,藏龙卧虎在中华”,并为作之长拔于卷尾。而溥杰先生对其《长白山图卷》亦赞赏有加,写到:“长白巍峨白云乡,横跨中朝结谊长,爱新满族余神识,赖君彩笔写洪荒”。
   在艺术创作上,杨彦本着平淡中庸的心态,反对急功近利,对“为作新诗强说愁”的所谓创新更是不能苟同。唯有加强自身学识的修养和人性的升华,方是向传统艺术贯注新的生命与活力的艺术道路。杨彦以现代的思想结构去潜心挖掘传统,藉由对传统的顿悟而对古典大师宝贵遗产进行图式的修正、表现、建构,使自己的作品纵向上贯通了历史,横向上立足于现实。从心源、造化、古人的某一极性引向三角均势。从而在既具独特的个人取向,又具文派慧眼的自由选择和兼容并蓄中,确立自己作品的风貌和文化内涵。是古与今,物与我交叉成多方位的架构,来施展艺术生命的力度,用以创造新的结构,发展新的形式体系,喻意新的观念意向。
   唐末荆浩说:“忘笔墨而有真景”,不但忍却物之形,连笔墨技巧都忘却,只任感情的流曳,或者冲动的外化,所画之景不是买景但是“真景”,杨彦画的“真景”买是他本人真实感情流露之景,非山非水,非人非物。他自一九八九年开始创作的《生命的律动》就是如此。不过,那时他笔下虽已不出现具象之物,但由笔墨色彩组成之物仍有点像什么,愈到后来愈什么都不像了,剩下的只是纯绘画性,完全置形于不顾。他下笔更痛快,更潇洒,完全不需要山石,不需要树木,不需要禽鱼,更不需要人物,只需要墨点,色块,线条。他的线条有生命力,一波三折,阴阳向背,起承辅合有形有神,每一根线,每一个点,都是一个活的生命体,栩栩如生。这是西方画家所无法理解的,也是对传统知之不深的中国画家所无法达到的。

           自创一格,追求真我
   纵观杨彦的泼墨作品,无论是平波阔水,或是巨川大壑,抑或是展现动荡不安心灵的“生命的律动”都可体现出作者欲融合自然、生命、人文、哲理于一体的用心:欲展现一种超然于地域和历史的艺术空间构想。一心想摄取中国绘画技法中的精华,来自由自在表现自己心中无法抑制的艺术行动与渴望。
   相信杨彦对艺术的执著与真诚,他会沉浸在心驰八极、玄思冥想的艺术创造中,真诚地去表现世界,表现自我,表现其心中震颤不息的激情。更期盼杨彦能像一位精进的乐团指挥,立足于几千年中国画传统的舞台上。以笔、墨、纸、印为乐器,构筑起蕴藏无限优美的艺术乐符,有着扣人心弦、令人激赏的完美,我们期待着更精深的乐章飞扬!

东风唤回

九如图

第五十届格莱美音
任晓琳出席纪念改
08年电视剧排行榜
2008影响世界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