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榜|艺术榜 艺术影像榜 > 独立东风画牡丹 江河
独立东风画牡丹 江河
作者:张晓琦 来源:三榜网 时间:2008-7-23 17:45:47

中泰华艺董事长任晓琳与著名画家江河

    三榜网(记者张晓琦) 天上有香能盖世,国中无色可为邻。
    纵观中国绘画的历史进程,虽然名家辈出,大师林立,风格迥异,流派纷呈,画风几经嬗变,但是花鸟画始终占据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在中国绘画发展过程中,花鸟画曾经出现过几次重要的变革。宋代达到一个高峰,元明为之一变,明末清初达到又一个高峰,晚清民初再为之一变,每一次变化无不受影响于当时的文化情境之变,同时也体现了每一代有创造性的艺术家通过笔墨对文化情境的重构以及对人生体验的把握。
    在花鸟画中,很多画家都在某一类题材上深入开掘,卓有建树。比如齐白石虽然题材广泛,但是最擅画虾;李苦禅的山水景物均很见功力,但尤擅长画鹰。但是能够汲取这两位大师的艺术精华,博采众家,融会贯通,为我所用,创造出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开创了自己独特艺术风格的画家却是凤毛麟角,而江河就是其中之一。
    根据恩格斯的人本主义自然观,风物景致在很大程度上并非“自在世界”,而是“人化自然”,人与自然的这种审美主客体关系并不是绝对的泾渭分明。再美丽的风景也没有康德美学意义上的先验的审美“自为性”,都要依靠人的发现与审视。
    与其说人在心无旁骛、超然独立地欣赏风景,不如说人往往不自觉融入了风景,并进或站立成一幅风景。正如卞之琳所谓“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人将内在的审美趋向、情感向度投射到风景中,风景亦同时内化成人的审美感受,两个过程相伴始终。王国维所说的“一切景语皆情语”可谓一语中的,切中肯綮。
    在大自然的阆苑仙葩中,虽然群芳争妍、姹紫嫣红,牡丹始终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位置。这种重要性除了植物学和药用意义上的,更多地体现在牡丹的文化和象征层面。牡丹素有“花中之王”之称和“国色天香”之誉,正如周敦颐曾在《爱莲说》中写道的一样;“牡丹,富贵者也”,象征着富贵和高贵。刘禹锡“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的诗句脍炙人口,欧阳修“天下真花独牡丹”的赞叹流传至今。李孝光亦赞颂牡丹,“天上有香能盖世,国中无色可为邻”。白居易也曾由衷慨叹道,“绝代只西子,众芳惟牡丹”。由此可见牡丹的文化象征意义和在历代画家文人心目中的地位。
    虽然历代画家中热衷描摹牡丹者如恒河沙数,但是能真正登堂入室者却寥若晨星,因此自古就有 “画牡丹最易近俗”之说。而江河却无疑属于能够抓住牡丹的独特神韵,把自身的人生况味和艺术探索融为一体,领一时风气之先,在漫长的牡丹画廊中地位卓然的的重要人物。

        洛阳地脉花最宜,牡丹尤为天下奇
 
    江河于1936年出生于牡丹之乡河南洛阳。他的母亲在民国时期就是一位当地有名的民间画家,在母亲的熏陶和教育下,江河四岁就握起了画笔。六岁起即拜当地国画名家学习中国水墨花鸟画。
    河南洛阳是牡丹之乡,每逢四月前后春风荡漾,花海叠浪,香阵冲天,蔚为壮观,全国的文人骚客汇聚于此,为牡丹吟诗作画。江河从他1958年步入牡丹王国开始,就翻开了他艺术生涯中崭新的一页,从此他的艺术生涯就与牡丹结下了不解的情缘。牡丹花的雍容华贵、姹紫嫣红,她历经苦寒后的娇媚、栉风沐雨后的的憧憬。红牡丹的娇羞妩媚,蓝牡丹的清幽静谧,白牡丹的清丽淡雅,这一切深深地契合了江河的人生际遇和性情禀赋。
    为了能够精准地把握和表现牡丹的神髓,江河完全使自己投入到了牡丹园的怀抱中。从春至夏,自秋徂冬,花开花落,他或步行或乘车,每天必到牡丹园,对牡丹生长的全过程做认真细致的观察,可谓“风斜画堂三更月,冷砚寒窗六年灯”。从牡丹抽芽时,芽绿上端含有胭脂色的嫩叶托出花苞紧抱枝头,到牡丹心扉展开怒放,以及无奈的花冠凋谢和秋风萧瑟中的嶙峋苍桑的枝干,都做了纪录式的写生,用心来体悟感知牡丹不同环境中的神态变化:风中牡丹,反叶较多,枝干、叶茎多有显露,花冠多成侧势,动感较强且有抗争之意;静晴天的牡丹,花冠正仰,花蕊多露,叶茎舒展,多有静态端庄之姿;雨中牡丹,花冠侧俯,叶茎微垂,花叶相顾,多有娇柔之情;露中牡丹,花冠昂扬,叶茎微平而上举,叶叶正面呼应,呈有高贵典雅之态。牡丹在一年四季中每一点微小细腻的变化,每一丝生命的律动,都被江河运用他的艺术慧眼所捕捉到,铭记于心,并且用自己卓然独特的笔致表现出来。
    古今的牡丹画家,大多以画彩牡丹为主,而擅画白牡丹者却寥若晨星。江河的白牡丹堪称画苑一绝。江河的白牡丹笔墨淡定,并没有大量铺陈浓墨重彩,过分进行雕琢矫饰,而是不求其形,转而求起神,通过淡笔写意,抓住牡丹的灵魂,深入挖掘牡丹在中国文化中的象征意义和深层次的人文意蕴。他笔下的白牡丹疏淡清寂,雅致淡然,绝少妖冶艳俗之感。
    江河画白牡丹一反传统以线为骨、以色为肉的画法,而是借助西洋粉画油画的技法,用白粉辅以必要的淡彩直接点垛而成。江河笔下的白牡丹显得更加高雅,圣洁,清新脱俗。
    江河在其数十年的艺术生涯中,在充分汲取中国古典绘画菁华的同时,并没有完全局限于此,而是始终秉承着“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艺术原则,不断地吸取和借鉴各种有益的艺术手法,将其融会贯通。对待中国传统绘画技巧的态度,他主张应该予以批判地继承,不能单纯拘役于传统的思维模式,而应该勇于颠覆某些陈旧朽腐的习惯,摆脱因循守旧的窠臼,不断地在变化中创新和发展,保持艺术的动态性、开放性和前瞻性。
    在《春光回照雪霜羞》中,江河融合了水墨画的绘画技巧,用藏锋勾勒出黝黑苍郁的枝干,而在画花茎则是逆锋运笔,行笔时锋尖逆势推进,使笔锋散开,笔触间产生一种黑白相间、浓淡相宜的意境。白牡丹的花瓣用笔层次突出,变化多端,笔致丰富,意境深邃悠远。画中的白牡丹清莹晶丽,与众香国中并不争奇斗艳,而是美而不骄,娇而不媚,香远益清,具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与寂静清幽中散发着一直恬淡清雅的气息,氤氲着一股淡淡的香气。令观者产生一种怡然而乐、陶然而醉的独特审美感受。
    作为李苦禅先生的开门弟子,江河在李苦禅门下学习大写意花鸟画技法达八年之久,受益匪浅。江河在继承李苦禅的艺术风格的基础上,进行了融会贯通,用笔苍劲古拙,墨渖淋漓,虽然其牡丹画最为世人说熟知,但是苍鹰和荷花也极见功力。他笔下的苍鹰于古朴苍劲中透露着一种坚毅不屈的气质,在威猛雄劲中蕴含着一种苍莽辽远的胸怀。他笔下的荷花清幽静谧,淡香悠远。正是他个人艺术情怀和性格气质的真实写照。

       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

    江河如此钟情牡丹,除了他生于盛产牡丹的洛阳这个地理原因之外,还有其深刻的精神渊源和思想背景,牡丹的象征意义非常契合江河的人生际遇和艺术情怀。牡丹所代表的富贵含义,更多人只是注重富贵中的“富”字,而江河则更注重“贵”字。此“贵”并非炫富耀财、颐指气使的“富贵”,而是精神境界上的典雅高贵。
 一个画家所钟爱的题材和着力表现的内容,在很大程度上反映着画家的思想境界和艺术品格。正所谓“岂惟花独尔,理与人事并”。和所有从那个历史年代走过来的人一样,命运之神并没有因为江河的艺术天赋而格外地垂青于他,他的个人经历极其坎坷蹭蹬,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心生怨怼和仇恨,而是把苦难当作一种人生经历和精神财富,不放过每一个可以进行学习和创作的机会。把艰难困苦吸纳于胸,转换成丰厚的人生经历和艺术底蕴。
    他笔下的景致没有俗艳张扬,绝少重赤浓朱,他不喜欢画艳俗清浅之物,而始终赋予笔下景物清幽淡远的意境。他的画始终充溢着画家本人独特的生命感悟,体现着画家的艺术气质和性格情怀。质言之,他画的不是死的静物和标本,而是活的生命。
面对生活中的种种坎坷和不愉快的经历,江河常讲的一句话就是“走不完的路,停一停,从容步出;急不来的事,想一想,暂且丢开”。这体现着江河独特的人生感悟和性格情怀,既包含着把好梦成真的动态追求,体现着积极入世的心态,又蕴含着对坏事报之一笑的宽容博大的胸襟和冲淡平和的心态,体现着出世的情怀。
    江河就这样始终保持着一种超凡脱俗的精神状态,这种精神状态使他能够跳出尘世的藩篱,逸出俗世的罗网,而以一种艺术的眼光和思维方式来看待、体察和感知生活。对于艺术,他始终抱着“无为而为”的精神,不拘泥于既定的陈规和教条之中,把细腻的工笔和写意有机地融为一体,虚实相间,在对于风物景致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观察和体认之后,融合自己的人生经验和气质情怀,对风物景致进行了新的描绘和阐释,在文化意指和象征层面进行了深刻探索,在艺术语言上创造了新的表意形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传神与逼真,历来是画家进行创作必须要追求的两个艺术母题。逼真可传神,而传神未必非逼真不可。无论诗与画,造成逼真一境者非精细工致莫为,而传神的笔墨,却可依靠神似来取得,神似所传达的意境是一种精神姿态而非表象外形。
元四家的倪云林论画曾谓“逸笔草草,不求形似”,可谓深得中国画精神三昧者,所谓不求形似,并非故意与实物实景相背驰,乃是不专注重于形似,而以己之性灵、感想与实物实景相契合相融化,撷其要点,以表现一己之作风而别有生气,所谓“超以象外,得其寰中”是也。
    江河正是经过几十年的坚韧执着的艺术追求与探索,超越了逼真的描摹层次,跨越了物象的表面状态,而是升华到到其精神层面,深入开掘其在中国文化语境中的人文意蕴和象征意义,而达到了神似,达到了艺术审美与人生境界在更高层面的统一。

艺术简历

江河 1936年生于牡丹之乡——古都洛阳。  师从国画大师李苦禅先生。在荷花、雄鹰、牡丹画等中国画创作中得到了传统绘画之精髓。尤其是清新圣洁、高雅脱俗的白牡丹画,更是画坛罕见、倍受人爱,有中国第一牡丹之称。
其作品被中南海、国务院、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等党和国家机构以及国家党政领导人收藏,首届香港特首董建华收藏作品后特来信表达赞誉及感谢之情。在海外,作品被国际奥委会终身荣誉主席萨马兰奇先生及国际奥委会收藏委员会主席等众多国际知名人士收藏。
       1995年后开始旅居北京,进行书画创作和艺术交流。现为大中华文化全球协会书画院院长、港澳台各界支持奥运联合会副会长、中华中山文化交流协会理事、民革中央画院理事、中国国际书画研究会研究员、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等职。

江河的画作被奥林匹克终身荣誉主席萨马兰奇先生收藏

英风浩然

第五十届格莱美音
任晓琳出席纪念改
第二届亚洲电影大
BQ2007年度红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