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榜|艺术榜 艺术影像榜 > 百炼纯青 孙宪彬
百炼纯青 孙宪彬
作者:张晓琦 来源:三榜网 时间:2009-12-2 14:20:09

   中泰华艺董事长任晓琳与著名画家孙宪彬合影

    艺术,必须挣脱就事论事和外在意念的干扰,找到一种充满生命力,又经得起不断开掘的形式。……作为外层物象形态应该是清晰可睹的,人们可以透过它而看到藏在它背后,又比它广阔和超逸的意义。用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这两句话,来概括读过孙宪彬绘画作品的感觉,是再确切不过的了。

引子
 
     以“艺术巨星”指代著名艺术家孙宪彬,不知道能否为众人所接受。但毫无疑问,孙宪彬的艺术修养代表着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高度。他本人是三尺讲台上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哲学博士、是环保行业排头兵的企业老总;而与这些身份相对应的,是一位聪明与智慧兼备、艺术功力深厚的艺术家。
 
走出泰山、东平湖
“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孙宪彬1962年出生于人杰地灵的泰山脚下,在那个特殊的岁月里,孙宪彬用孩童的心思感受着周遭发生的一切。受父亲的影响,6岁就开始学画,9岁正统学习西洋画,绘画带给他的别样的童真感受使孙宪彬在15岁就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的油画系,成为全班年龄最小的学生。可以说,至此,孙宪彬在美院所受的教育在他今后人生的路途上获益匪浅,他也是中央美院历代优秀学生的一个缩影。
 
      孙宪彬总结自己当年的学画生涯,就用“都是造型最基础的”来概括,就是素描要画得好,画得很到位,什么立体感、质感、结构都要很对。让孙宪彬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詹建俊、朱乃正让他画的素描老头,“老师要求我们无穷尽地往里面画,每一根汗毛都要画出来,但又不能像照片。“那是会呼吸的、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僵死的照片。”美院有传统,美院王府井旧校址,U字楼观廊壁挂满画作,大多是石膏、人像、人体素描等示范作业。
 
   “对造型严格要求是美院的传统,深入的造型训练对美的理解就会不一样。”孙宪彬很自信,美院培养出来的自然对世界的理解会更深刻,而不是浮光掠影,“美院的传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以艺进道
 “徜徉在写实与写意之间”
 
     有人将中国艺术谓之“哲学的艺术”。这表明哲学对艺术本质和美学品格的形成起到关键的作用。如:老庄的哲学观念,儒家对“道”的伦理,禅宗对于直觉妙悟的强调,又与中国艺术家的自由、抒发与读书、修养、文思、人品、构成了直觉与认识的统一观,正是这种道、儒、释等哲学思想的影响,使作为“哲学的艺术”的中国画,成为人的一种精神境界,一种生活的态度,一种神秘的经验,一种灵感的启示,一种体验的心境,给予艺术以深度和灵魂。
 
     介于绘画与哲学的“天人合一”,大学毕业后经几年在大学课堂上教书育人的历练,孙宪彬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历经五年,获得哲学博士学位。 
 
    古往今来,有成就的画家无不借用哲学思想去感悟和体验宇宙自然万物对绘画的运用。直接从“生活”中感受“蒙养”,使之绘画品格得以提升。这一点孙宪彬感触颇深,他对记者讲述,绘画中的笔法、气势、构图章法、意境等等无不与哲学中的《周易》有密切联系。如太极哲学阴阳二气,一波三折,可谓用笔之法。写实派以表现客观世界为目的尽其所能地使他们的画与表现的对象一致。从其表现的对象中发现美,表现美。
 
    以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和安格尔的《泉》为例,画家们在发现客观世界的美,表现客观世界的美方面做出了不懈地努力。蒙娜里莎那神秘的微笑穿越时空,永远让世人神往;泉中的少女那美丽的胴体跨越国界,处处令观者倾慕。写实的艺术带给人们的美感不言而喻。孙宪彬有着坚实的西方绘画基础,从小就学习西洋画的他后又考入美国芝加哥大学哲学院攻读社会心理学博士,1992年回国后又创办了第一家私人画廊。在孙宪彬看来如今西方的水彩画家在写实方面有着长足的进步。他们可以在画一片树叶时,花许多道工序,把它画得惟妙惟俏;光影派画的光照下的玻璃器皿,也多有建树,他们的作品让人叹为观止,给人美的享受。
 
    一般说来西方古典绘画属于写实体系,中国画属于写意体系,但写实与写意并非完全对立,只是侧重不同而己。两者常常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好的写实艺术往往有写意的成分,而写意艺术一般离不开应有的写实因素,这就是齐白石常说的“似与不似之间”,“太似媚俗,不似欺世”。孙宪彬在采用西画的写实造型时,不过分张扬写实,而留有余地,适当采用夸张、变形和简笔等手法,有意识地把写实造型纳入写意的结构之中,也就是说努力做到“实中有虚,虚实相補”。具体地说,他努力把体面造型与线造型有机结合,努力做到既有西画写实造型的生动感,又有中国画的情调与神韵。
孙宪彬对绘画形式结构有着自己的独特思考,认为画面结构应当有素描语言、色彩语言和材料语言三个要素,以往画家们比较关注前两者而忽视材料语言的重要性,但材料也是重要的,而且是绘画本体的研究课题。他对色彩的看法是环境色固然重要因素,但固有色亦是重要的审美因素,西方中世纪绘画作品基本属于固有色体系,颜色很漂亮。他在创作中摸索加入这些绘画元素来加强画面的表现力。他所画的静物花卉,即是重视油画材料、色彩语言表现力的佳作。他那幅《晨曦白桦林》的油画作品里,枝繁叶茂、错综复杂的树木和广袤肥沃的土地形成鲜明对照,表现出宁静、恒久、广阔的自然景象,沉着而丰富的色彩,交织出一幅充满自然历史感的壮丽画面,观看其作品,我们仿佛在静静的聆听礼赞自然的抒情诗。
 
    敏锐多思者如孙宪彬,将他挚爱的两个专业完美糅合在一起,不是造作的“雅士”,也不是盲目喧嚣的“斗士”,在他的年月里,白驹过隙的时间带给他的是日益增长的智慧,是喜乐与哀悼沉积而来的艺术家的从容,人的从容。从以往一起延续而来的记忆,在习于记忆之后,孙宪彬正如我们现今见到和所感受到的那样:深邃独到之思想、妙语连珠之口才、思如泉涌之创造力。
 
创作并快乐着
“以出世的态度绘入世的画作”
 
     老子曰:“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玄即黑色,玄妙莫测。黑白钢笔画正是以玄入太阴之美、高雅而凝重的表现形式来打动观众的。
 
     孙宪彬的“钢笔精密绘画”将西方铜版画中的严谨精密与中国画的透视生灵相结合,这种具有独特表现力的绘画形式,把线条的组成作为一种佐料性的艺术手法,使自己的作品中体现出单纯的画面质感与朴素的视觉艺术效果。“裂破古今,横行天下”,在“钢笔精密绘画”中,孙宪彬将黑色线条和笔触层次作画面的骨架,用简单的黑白二色来表现形体的色彩与光,这样的处理使作品既有钢笔画疏密有致的排线,又有色彩的渲染,线条和颜色有机融合在一起,使画面既有钢笔画的韵味,又有水墨画的明丽清秀,有时还能使画面具有油画的凝重与深沉的意境。在创作理念上,也出现了一批具有深度主旋律的作品。
 
     钢笔画中有“计白当黑”之说,画面中的留白就是构图虚实,在创作中,孙宪彬会把留白的手法表现的非常优美。如水、烟云、天空这些实景,而在画中被表现成虚的景色,使画面空灵有致,更能在无华无墨之处表现出景物的虚灵与烟云飘动之美妙感觉。
 
     禅宗主张“平常心是道”,意即拥有一颗自然的心,用自己的心灵与自然中的生灵对话,用笔墨诉说自我对山水的体验,对罗汉的敬畏,对人生的思索,追求最诚挚、最真切的感情。如孙宪彬所说:“既须得屈原的缠绵悱恻,又须得庄子的超旷空灵。缠绵悱恻,才能一往情深,深入万物的核心,所谓‘得其环中’。超旷空灵,才能如镜中花,水中月,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所谓‘超以象外’。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山水中,笔墨间,悠然自足,追求“澄怀观道”的至高境界,拈花微笑中领悟色相中微妙至深的心境。
 
 
后记
   在流行之外,有一种经典;在沉寂之中,有一种永恒。
   孙宪彬用他的哲思,用他的从容的人生感悟,创造了独有的“钢笔精密绘画”,创造了他的天空,创造了空中一切可能与不可能的生灵!他的雪花,他的村庄,他的教堂,他的攀援,他的飞翔……
 
 
 
 
 
 
 
晨曦白桦林
 
 
“母子”野趣
 
 
 
清石见影
 
 
 
日照山门
 
 
 
山野小筑
 
 
 
2009年第一场雪
第五十届格莱美音
任晓琳出席纪念改
2008影响世界华人
08年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