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榜|艺术榜 艺术影像榜 > 德艺双馨 张书范
德艺双馨 张书范
作者:张晓琦 来源:三榜网 时间:2009-3-10 9:33:04
  

德领国际总裁任晓琳与著名书法家张书范

       三榜网(记者张晓琦) 清末著名文学家、书法家张裕钊手书“重修南宫县学碑记”,创立“南宫体”书法,现已风靡海内外。“南宫体”书法端严浑穆,取法六朝兼融唐楷之峭拔峻秀,运笔扎实凝重。字体内圆外方,笔画转折处内呈圆弧而外为方角,横竖相接处有“焊接”的艺术效果和金石的韵味。其化北碑为己用,将北碑的扁方体势变化成唐楷的纵方体势,将篆、隶、魏碑及唐楷的运笔方法融为一体,自成一家,是一套融古创新的字体。

      因其将篆、隶、魏、楷等各种字体特征融为一体,故“南宫体”需要书法者对于各种字体的精髓都了然于心,并且能够做到融会贯通。这就需要书法者有及其深厚的艺术底蕴和艺术积淀,在书法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可谓凤毛麟角,而张书范就是忝列其中的一位艺术成就斐然的书法家。

             观千剑而后识器

     张书范是河北深州人,小时候在农村老家上学时,语文老师修鹤年先生写得一手好毛笔字。修老师写好字样后,要求学生们把字样铺在白纸下描拓,农村叫“仿影”,可以理解为“描红”。张书范说他写毛笔字就是从这种“仿影”开始的。父亲是一位建筑工程师,工作之余也喜欢写毛笔字,闲暇时候就要求儿子坚持写毛笔字,借此培养他的美感和艺术观察力,陶冶他的情操。就这样在学校、家庭的耳濡目染之中,培养了张书范爱写爱画的兴趣。

      1961年张书范考入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由王传恭和郭风惠两位先生授课。郭风惠先生指导学生们学习书法首先必须要临习古人碑帖,古人的经典之作将张书范引入了书法的大门。首选的入门碑帖是赵孟頫的《三门记》。老师对临帖的要求很严格,临帖就得像帖,写字时必须中规中矩,不允许自己发挥。通过临帖,磨砺耐心与意志,锻炼一个人的心、眼、手落于一处的目的;通过临帖,张书范的书法学习才开始走上正轨。


   1985年,张书范到北京师范学院进修,有一次欧阳中石先生来上课,在课堂上要求学员们临习颜真卿《多宝塔》中的一个词组和王询《伯远帖》中的四个字,将原帖中的字放大复印成手掌大小,要求临习的字与原帖中的字的笔画完全重合,这是一个非常严格的训练方法。从那以后,张书范每临一本帖都是这样要求自己,他认为这才是真正的临帖,而不像某些人理解的“凡学不像的就自称是意临。”临帖最忌“大概齐”、“差不多”,如果临帖能够做到“严丝合缝”则可谓基本功到矣。

 

            钟情南宫体

 中国的书法艺术源远流长,从最初的图画、符号开始,书法便具雏形。中国字由象形、会意到大篆、小篆,由篆而隶、而楷再到行、草,次第构成了中华民族独有的汉字书写体系。它起于点画,系于单字结构,成于整幅章法,美于风神气韵,法度森严而又变化无穷,书法的魅力就蕴涵在那白纸黑字之中。

 张书范在1979年有幸见到晚清大书法家张裕钊的真迹,一见如故,非常喜欢。他感觉到这种“南宫体”笔力遒劲,结构有棱有角,但又不失圆润,刚柔兼具,阳刚中又不失阴柔之美,并带有一点金石风格,心里很是兴奋,像见到阔别已久的知己一样,心心相通。欧阳中石颇为慷慨,见他真的喜欢,就将张裕钊临习的真迹赠送于他,希望他能悟出其中的“庐山真面目”。张派的“南宫体”运笔含蓄内敛,结构却很险劲外露,饱墨沈光,似圆似方。字里行间,洋溢着大家的神韵。从那以后,张书范找到了自己主攻的目标,并且一写就是30年。生命中最宝贵的青春年华就无声无息消逝在黑(黑墨)白(白纸)、红(印章)之间,蓦然回首,满头青丝已染上了白霜。

    “南宫体”的本源自然是魏碑,但魏碑出现外方内圆的特性并非是人为形成的,而是自然环境作用的结果。也就是经过长期的风雨侵蚀,笔画衔接处出现剥落,出现了外方内圆的现象;张裕钊先生何等高明,竟把这一自然剥落、参差不齐的风蚀现象人为地用笔画表现出来,形成一种极具审美价值的独特书体,留给后人的是高山仰止的宝贵精神财富。张书范崇尚传统,勇于探索,未敢轻言形成自己的风格,常常谦虚地说:“在我身后,如果有后人看到我的字并说这是张裕钊的,那我就知足了!”轻言细语之间,一位儒雅、谦虚、严谨、低调的名士跃然纸上。

      书法是中国传统的艺术形式,经过长期的发展与演变,虽然它被不断赋予新的内涵,但本质的东西并没有改变,这也是它之所以是书法而不是其他的什么艺术品味。张书范说:“我是遵循传统的,我尽量回避‘创新’这样的字眼,比较起来,我更愿意使用‘探索’这样的说法。”

      纵观当今艺坛,有许多文化人刚刚崭露头角,艺术根基尚未扎稳,就动辄大肆张扬要“形成自己的风格”,其实质是艺术上不成熟的表现。正所谓“行百里者半九十”,过早提出“自成风格”的人还是没有学到古人真髓。个人风格的形成应该是在“有意与无意之间”;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事。何况能不能成为一位有风格的书家、艺术家还须后人评定。眼下谈及颜真卿、柳公权二人,常用“颜筋柳骨”来概括。而说到“潇洒飘逸”自然想到了“二王”和米南宫,是他们早已作古,后人才可以“盖棺定论”。书法的最高境界是要求雅俗共赏,不能太过标新立异,书法的创作不应该离开中国人的欣赏习惯;而论及中国书法的文章,张书范亦是认为中国的事要用中国话来说,传承文明,须从敬畏历史开端。正如清华大学教授陈丹青所说,“回望过去,大有眼界在。”


             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一间陋室,却因一幅书法作品而生辉,平添了一分雅致;一手好字,又能给人增添一分好感。张书范喜欢书写唐诗宋词里的名言佳句,培养出自己丰厚的文学素养。你看“竹韵松涛清自逸,风台月榭悄无言”这一对联,用笔、结构、布局无不匠心独具,结字多倚斜倾斜,于险劲中追求平夷,错落有致,质朴纯然,求工于一笔之内,寄情于点画之间。

    有人虽洋洋洒洒千言万语,却没有让人明白书法究竟是一门什么样的艺术,表达了怎样的一种精神?细心看一看张书范所书的“梅兰竹菊可养性,琴棋书画能陶情”便可领略一二。多一分留白,则显空荡,增一分字迹则显拥挤,唯有恰到好处,才散发出无尽的和谐美感。

“君子敏于行,讷于言,”少说多做是张书范一贯的风格。他默默耕耘,不问收获,只执著于自己热爱的艺术,精益求精,永不停止。

  2001年9月,第21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在中国北京举行,这是一次世界瞩目的体育盛会。在声势浩大的开幕式上,张书范用了一根80多斤重的毛笔,饱蘸浓墨,在一幅96平方米的巨幅绸布上,一气呵成,只用2分45秒的时间,写下一个草书的“龙”字,令人震撼,令人叹为观止,中国古老的书法艺术从这里开始走向了世界!

 2002年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表彰张张书范对中国书法艺术的贡献,专门授予他“阿卡得米”奖,即学院派艺术权威奖。这是继沈鹏先生之后,我国第二位书法家获此殊荣。

 2005年10月17日,“神舟六号”载人飞船首次登入太空,搭载的物品共64件,后来经北京市公证处公证,其中就有欧阳中石、张书范等7位书法家的作品。

  面对纷至沓来的种种荣誉,张书范淡然视之。翻翻他的集子、楹联,所写的多是修身养性的隽语:如“雅量涵高远,清言见古今”,“不随时俯仰,自得古风流”,“与鹤为群”,“翰墨铸情”等,字里行间无不是对高尚人格的呼唤和追求,以及对书法艺术的一往情深。时至今日,挥毫泼墨日渐成为一种文化时尚,张书范很高兴看到传统又在回归了,可喜,可贺!可他又不断叮咛,告戒书海学子要注重人格,要磨砺人品;好好写字,好好做人,善待朋友,善待人生,这是他经历半个多世纪的人生体验。这也是一代书家的高尚风范。

艺术简历

张书范,1943年4月生于吉林市,祖籍河北省深州市。1965年毕业于北京工艺美术学校染织专业,学书从师郭风惠先生。 1987年进修于北京师范学院书法艺术专业。自幼在父亲的引导下对毛笔字产生了兴趣,至青年时期学习书法归于正轨,1976年起,才对书法这门艺术苦攻不辍。自1979年至今,专习晚清张裕钊的书法。1982年以来便以张派书风活跃于书坛。 自1986年起,先后在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意大利以及北京、烟台、青岛等地举办个人书法展及书法交流。自1989年以来,曾编辑、编写并参与编辑《魏碑技法》、《柳体技法》、《书法字海》、《清张裕钊书藤王阁序》、《晚清张裕钊楷书字帖》等。1989年,中央电视台主办书法技法讲座中,主讲《魏碑》,《柳体》。 1990年、1992年在北京组织并举办全国《张裕钊书法流派展》,同时召开《张裕钊书法艺术国际研讨会》。 1997年,为大型电视连续剧《水浒传》题写片名。 1998年,为北京汉仪科印有限公司书写《南宫体》计算机字模。 2001年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阿卡得米”奖,即学院派艺术权威奖。 自1992年以来,曾多次参加中外各种书法比赛并荣获大奖,作品被多种艺术辞典收录和各地博物馆收藏。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理事、北京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民进中央联络委员会委员


 

第五十届格莱美音
任晓琳出席纪念改
第二届亚洲电影大
BQ2007年度红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