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榜|艺术榜 艺术影像榜 > 超然物外 芳霁
超然物外 芳霁
作者:张晓琦 来源:三榜网 时间:2009-6-28 13:54:21
  

中泰华艺董事长任晓琳与画家芳霁(左)在其作品展开幕式上

意象油画创作是具有审美现代性特质的一种精神气象、人文情怀和审美理想的展现。作为一个新的绘画流派,自然具有更为广阔的“国际视野”。在世界发展趋势相互影响、相互融渗的二十一世纪,“意象油画”作为一种具有现代绘画审美品格的艺术语言,折射出东西方两种艺术的光彩。它是油画发展历史中架构起的一个有着脉络清晰的坐标系的新命题,具有东方美学特征和西方形式表现的双重意蕴。

“意象油画”的确具有典型的“中国”意味,蕴涵着中国的“意象”文化特征,也基本是在中国本土出现和发展起来的油画样式,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是,对于一个绘画流派的释义,“意象油画”更应该是一个内涵丰富而且外延更为广阔的美学概念;另外,对于“意象油画”的界定,我们不应该使我们的民族主义价值倾向狭隘化。“意象油画”建立在中国油画的“民族化”价值标准上,应该具有“中国”属性,但不应该为“中国”独有。也就是说,“意象油画”必然与“中国”有所渊源,它属于“中国”,也同样属于“世界”。

对于现当代中国油画发展来说,意象油画不是唯一式样,却是其中的一种必然趋向。在文化审美的现代性突围中,中国画与油画、新与旧、传统与改良、东方与西方、古典与现代,各种因素碰撞、交混,呈现着极其丰富的各种“磨合”。意象油画即由此产生,它意味着中西方绘画艺术在现当代的碰撞和融合,也意味着绘画本体论发展的技进乎道的“形而上”诉求。它是最具东方特质的时代绘画艺术,其内核是“中式”的,外征则具备了某些西方绘画艺术的材质属性与形式意味。意象油画的发展,与油画艺术在中国本土所经历的艰辛与曲折紧密关联,但是决不能将其与西方现代艺术割裂开来。

另外,在东西方艺术的交融中,一些具有强大艺术革新动力的画家也在这项自觉与非自觉情境下的创建“工程”中发挥着积极的作用,芳霁即是其中成就卓越的一位。她在西方文化语境下进行艺术创造,艺术上力求从中国人视角,以中国水墨的渲染方式及空间造型观念,不拘泥于具象的形体、色彩和内容,进行一种油画现代化探索。

    意趣盎然

   意象造型是中国画的重要造形观念。在中国画中,画家对于客观事物不是简单孤立的观照,而是把客观事物的“象”与主体的感受相结合,在头脑中形成“意象”,并且讲究“得意忘象”。“得意”就是得到“意趣”和“意象”:“忘象”既忘记客观物象。这个“意趣”和“意象”已不是现实客体,而是高于生活原型、超越生活原型的对客体精神的、本质的强调与夸张。它并不追求对象的真实再现,而是讲究“意笔草草,聊写胸中逸气”,“不求形似”,只是“取其意气所到”。因此,取舍与夸张变形就成了意象造型的突出特征。

   意象油画的造形,正是移植了中国画意象造型的观念和意象造型的取舍与夸张变形的手法。从而使造形获得了无穷的意趣。意象油画不是单纯地模仿自然。而是在对自然对象深刻理解的基础上进行主观创造,从而达到抒情表意的目的。在芳霁的作品《思念》中,她敏锐地捕捉道物象独特的品格和物象给予的一种强烈感受,通过恰到好处的取舍与夸张变形.赋予造形以生气、情趣与个性风采,并以笔墨的节奏美、形的韵律美表现出来。

    随类赋彩

在中国传统绘画中,谢赫的“随类赋彩”概括了传统中国画用色的基本原则。“随类赋彩”是指画家处理画面色彩的时候只表现某类物象色彩的共性特征,而对物象的个别色彩现象给予忽略。“类”的本义是类同和相似,如中国绘画色彩体系中的“青绿”,并不是具体的山之青水之绿,也不是某种具体的青颜色和绿颜色,而是既“类同”了一切具有丰富形态的山水之色。又是能被一切山水之色视为“同类”的色彩。所以中国画的色彩是画家对物象多样化特征的规律性把握,它既是“事物之类”又是“认识之类”。因此,它是超越了自然的表象。凝结了画家心理意志的色彩,具有了最大限度的表现性质,能让画家自由表现,将自身的体悟和情感融入其中。体现出很强的“随意赋彩”的性质,具有足以使绘画主体畅神、写意的“意象”特征。意象油画的色彩运用,十分注重从中国画的色彩运用中吸取营养,打破具体时空色彩的限制。使色彩的运用随主题的需要、随意境的需要、随情感的需要、随色彩形式美感的需要。在芳霁的《梦境》中,如烟似幻的梦境被赋予了丰富而立体的色彩,紫色的梦境表现出画家瑰丽奇幻的性格特征,而蓝色的悠远背景又隐约透露出画家的忧郁深邃的艺术底蕴,与白色的梦境水乳交融,营造出一种诗意意蕴,迷离飘渺的境界。

    妙笔造境

中国传统绘画的造境,无论在思想观念、题材内容还是形式结构上.都追求一种诗意的表达,既“画中有诗”。画面构图追求含蓄隽永。避免一览无余。体现在手段上就是注重运用虚实、藏露与“计白当黑”的手法,于不着笔墨的空白处造成山川、灵气往来的空间,达到一种既存乎世间又超脱世间的境界。在芳霁的作品《池塘里的荷》中,她并未刻意营造绘画空间的饱满,而是用简约的笔法勾勒出荷花的外形,用清新淡雅的色彩和细腻婉约的笔触来表现荷花清幽静谧、香远益清的气质和冲淡平和的意象内蕴,让人不禁联想到荷花“满塘素红碧,风起玉珠落”的独特美感,使观者产生“象外之象,景外之景”的联想,从而使作品获得了耐人寻味的意境。

在创作过程中,芳霁将中国画中的诗化语言视为重要标准,提倡优美和谐的构思立意,积极吸纳古代绘画中的造型语言,打破西画焦点透视和真实时空的束缚。而是根据构思立意。自由组合意象,使画面产生出某种诗意的时空境界。此外,在造境的同时,十分重视画面上的笔墨、形体、色彩、章法、形势等给人在视觉上产生强烈的形式美感。

 

艺术简介

霁,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出版传媒委员会委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包装联合会设计委员会全国委员,2006年获“中国百佳设计师”称号,2001年毕业于中央美院设计系研究生班多幅作品获全国奖项,并被国内外相关机构收藏。

池塘里的荷

梦境

 

 

 

 

 

第五十届格莱美音
任晓琳出席纪念改
2007十大中文金曲
第二届亚洲电影大